深度推荐

Shaka一直喜欢网易的年终策划,今年也是如此:
http://news.163.com/special/0001125G/2009ending.html

熬夜提神必备

看吧:

还挺押韵的呢~

加强提神:

转:又一个难以入眠的清晨

忧郁的凉席,这家伙的笔体越来越像辛泊平了。只是还少沧桑和沧桑中的恬淡。

又一个难以入眠的清晨

又开始无法入睡
越是深夜 越是清醒
无意识的掐灭一根根烟头
不知道 烟雾能否勾勒明天的轮廓

想要给你天地
给你衣食无忧
可你消瘦的脸庞告诉我
你想要的
不过是一个肩膀
一个长相厮守的依靠

流浪了九年的城市依然灯火辉煌
九年的时间
我没有找寻到明天
除了拥有你的倔强和思念
或许 我应该满足

我们像勤劳的蜜蜂
为了生计在这个不属于我们的城市中
一次次搬运希望
行李越来越多
可翻阅它们的时间 却少的可怜

廉租房的窗前
那盏照亮家门的台灯
也因你的离去而不再昏黄
我开始怀疑家的概念
无法想象
你用怎样的勇气
度过了那些一个人的夜晚和周末

是否为了久长的日子
就必须要舍弃朝朝暮暮
没有人能给出肯定的答案

有人说
前方是绝路 转角是希望
也有人说
当你走到了人生的岔路
停止就进步

我无法判断伟人们的真理
只有扬起脚下的尘土
让自己穿梭其中
貌似繁忙

阳光迎来陈旧的一天
周而复始的日子
始终还是无法改变远方的遥远

谁说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

11月24日凌晨

这个掉链子啊

昨天晚上应该23:00停服,我在22点50的时候,核对了北京时间,并打开启用维护页面的界面,盯着秒表,等待23:00……
当时钟显示23:00的时候,我刚要按下鼠标,突然发现,我的机器全面断网。ping任何网络都ping不通……1分钟后,我的QQ弹出提示“登录异常,请不要输入密码,以防盗号”。
我关闭firefox后,发现居然不能启动Firefox,也不能启动IE, 均弹出找不到EXE文件的提示……
重启猫,没用……
这个崩溃啊……
重启计算机……
居然一切正常了,此时是23:09!!!
打开页面,发现已经切换至维护状态。郁闷的登录MSN,HF说是iroi给切过去的……
这个掉链子啊……
不过,谁能告诉我,昨天出了什么事?是我机器上的木马准时发作了么?那我通宵下载的时候怎么没这事儿呢?
无论怎样,周三,我决定使用Ubuntu来干这个事了……

转:Linux为什么会比BSD更受到人们的欢迎?

原文:http://www.cnbeta.com/articles/100436.htm

说到 Free Software 的 OS,当属 Linux,BSD 相对来讲是冷门多了.但BSD的风评可不会比Linux 差呀?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 Linux 比 BSD 更受欢迎呢?
Linux 是出现约在 BSD 官司缠身、以及 Internet 开始风行之际.Linux 的开发者及爱好者正好能透过 Internet 实时得发布新闻、发表新点子、提问讨论、递送程序代码及进行错误回报,这种藉由 Internet 的分布式合作方式带给Linux 惊人的活力和无限的生命力,而经由 Internet 所带来的这种活力和生命力正是 Linux 长久以来能和 BSD 分庭抗礼的主要原因之一.

Linus Torvalds的管理哲学:
也许 Linus Torvalds 并不是像 Bill Joy(BSD 的开创者)那样是个天纵英才的程序设计师,但他无疑的是超一流的领导者.要知道,能参与 Linux Kernel 开发的往往都不是什么泛泛之辈,Linus 如何在这些天资聪颖的计算机怪才之间折冲樽俎是非常耐人寻味的.

硬件支持:
在Linux 现身之时,刚好是人们开始买得起个人计算机时.但糟糕的是,当时的BSD 对于当时的个人计算机所使用的 80386 硬件的支持度并不好,而一般老百姓应该不太会为了玩 BSD 而特地购买高价的服务器设备,因此人们,尤其是穷苦的大学生,若要玩 Unix 时只有 Linux 可供选择,相对来说BSD的吸引力当然就大不如Linux 了.不过说起硬件支持,其实 Linux 和 BSD 也只是难兄难弟,Linux 是较佳,但有些太新太特殊及特定制造商的硬件 Linux 还是无法支持!

GNU 的大力支援
GNU 提供了一个操作系统所需的各式各样必要组件,但最重要的组件 – Kernel 却迟迟没有着落.原本计划好要成为 GNU 官方 Kernel 的 HURD 的发展一直很不顺利,而 Linux 的出现就刚好出现填补了 GNU 这个拼图上最重要的一个大洞.另外,虽然 GNU 的软件质量是毋庸置疑,但 BSD 却希望他们的开发团队所维护的核心工具都能以 BSDL 发行,所以因为授权兼容性的关系,很多GNU 软件就被 BSD 的人们摒除在外了.因此喜爱 GNU 软件的人们除了Linux 之外就似乎别无选择了.Linux 和 GNU 是分不开的:没有 GNU,那么没有任何工具程序的 Linux 根本无用武之地;而没了 Linux,GNU 软件就少了一个可以尽情发挥的舞台了.因此,个人可以接受人们说 Linux 的全名应该是 GNU/Linux.若我们仔细想想 Linux 的发展成长过程,个人认为如此称呼并不为过.

而 Linus 也说过其实他并不是很反对 GNU/Linux 这个名字,饮水思源,毕竟 Linux 的确是藉助了 GNU 太多的核心工具才有今天的成就.若当时没有 GNU 计划,那么 Linux 根本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当初 Linux 0.0.1 发表时,Linus 就只完成了以下功能:可用 GCC 编译,然后它能做的也只有执行 BASH 这个 Shell 而已,而这2个工具恰巧都是 GNU 的作品.我们可以看到,Linux刚开始就和 GNU 结下不解之缘了.

教堂与市集:
BSD走的是教堂式的学院派路线,而Linux则是代表了市集式的骇客精神;

多样的版本:
Linux 的松散结构也反应在Linux 的发行版上.因为 Linux 并没有什么官方发行版,所以任何人只要有兴趣有能力,都可以自行发行 Linux,这使得我们能轻易得在 Internet 上找到超过 200 种以上的 Linux 发行版,而实际数字恐怕远不止如此.

商业公司的支持:
若 说 Linux 为什么能快速得进入商用市场,我想 Red Hat 的成立应该是一个关键性的因素.对于大型企业而言,或许授权费用的多寡并不是重点,他们要的是能够说服上司及股东的解决方案.透过 Red Hat 所提供的技术支持,信息部门也比较敢将 Linux 列入解决方案之中.这项优势是没什么商业支持的 BSD 所难以匹敌的.

媒体的推波助澜:
若 说到自由软件界的代表人物,我想人们脑海中会浮现的名单应该少不了 Richard M. Stallman、Eric S. Raymond 及 Linus Torvalds 这几位指标性人物.Richard M. Stallman 是公认的自由软件界的精神领袖,他的意见对于 GNU 还是具有一定的影响力.Eric Steven Raymond 则是黑客文化的传道士,他发表了不少像是《教堂与市集》、《提问的智慧》之类对黑客文化影响深远的文章.而 Linus Torvalds 则是 Linux Kernel 项目领导人.这几位指标人物彼此之间似乎总是意见不合,但他们却有一个共通点 - 他们都是 Linux 的拥护者.

也就是说,当几位自由软件界的代表人物都在努力为 Linux 宣传的同时,BSD 自然从人们的雷达范围中消失了.不管 BSD 再怎么棒,但人们不晓得的话也是罔然.

GPL vs. BSDL:
Richard M. Stallman 之所以是自由软件界的精神领袖,除了他发起了 GNU 计划之外,个人认为他为了 GNU 而撰写的 GPL 更是决定性的因素.GPL 是一种偏向于开发者的回馈条款:使用者可以自由运用 GPL 程序代码,但所有修改必须也以 GPL 开放,让所有人(包括原始程序设计者)都能受益.这是能确保程序代码永远能让所有人自由使用的终极手段.相较之下,BSDL 应该是偏于使用者的一种无偿授权:使用者如何自由运用这些程序代码,程序设计师无权置喙,只要宣告这个软件是 BSDL 授权即可.因此,BSDL 的软件可能有一天会变成封闭软件,像 Microsoft 在 Windows 2000 核心里就采用了一些来自 BSD 的网络组件,但 BSD 的人们却没有因而受惠.Microsoft 并没有必要回馈那些修改后的程序代码.

软件的支持:
也许这是互为因果关系,因为 BSD 家族的市占率比 Linux 低多了,BSD 的开发者也相对较少,因此有不少缺乏资源的开放原始码软件就没有多余的心力能放在 BSD 上,这导致很多软件对 BSD 的支持度就没 Linux 那么好了.以 FreeBSD为例好了.FreeBSD 是针对 i386 硬件而开发的 BSD 分支,长久以来 FreeBSD 在功能、稳定、安全、效能等各方面的表现颇受好评,您可以在Google 上找到一篇 “Yahoo! and FreeBSD” 以为佐证.

给女孩子的礼物-美容宝典

beauty 101, 美容宝典,送给所有女孩子的礼物~

下载美容宝典beauty 101
http://www.picksth.com/files/ebooks/beauty-101.pdf

《老男孩》这本书,很不值得一读!

我强烈觉得不只是BT站封了,而且tracker也封了。下载是超慢无比啊。

这样写微博,行不行?

Praan

[audio:http://www.picksth.com/files/mp3/praan.mp3]

以前发过的。不过上次清理服务器文件的时候,不小心删掉了这个文件。现在补充上,重发一遍。
这首由Garry Schyman作曲,Palbasha Siddique演唱的这首“Praan”(生命之流)(stream of life),原是孟加拉语诗歌,选自泰戈尔的《吉檀迦利》(献诗)。是‘Where the Hell is Matt? (2008)’的背景音乐。

Some one translated the song to English:
Stream of Life
The same stream of life that runs through my veins night and day
runs through the world and dances in rhythmic measures.
It is the same life that shoots in joy through the dust of the earth
in numberless blades of grass
and breaks into tumultuous waves of leaves and flowers.
It is the same life that is rocked in the ocean-cradle of birth
and of death, in ebb and in flow.
I feel my limbs are made glorious by the touch of this world of life.
And my pride is from the life-throb of ages dancing in my blood this moment.

冰心曾把这首诗翻译成中文:
生命之泉
就是这股生命的泉水,日夜流穿我的血管,也流穿过世界,又应节地跳舞。
就是这同一的生命,从大地的尘土里快乐地伸放出无数片的芳草,迸发出繁花密叶的波纹。
就是这同一的生命,在潮汐里摇动着生和死的大海的摇篮。
我觉得我的四肢因受着生命世界的爱抚而光荣。
我的骄傲,是因为时代的脉搏,此刻在我血液中跳动。

密码保护:委屈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Danset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