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收到一封信,厚厚的一叠信纸,红色的格子,黑色的字。

WP有没有办法打造一个微博widget?

即在侧栏中增加一个自己搭的微博?

我觉得这样不好

我宁可停电,也不想访问不了Google。没有Google的日子,我的生活是暗淡的。

怎么能够这样依赖Google呢?
可是,除了Google,还有其他的选择么?

注意,我说的是Google,不是 谷歌!

密码保护:20091123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密码保护:因为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转:辛泊平的一个父亲的喜悦与怅惘

一个父亲的喜悦与怅惘

纪 念

——写在儿子一周岁前夜

孩子,时光如梭,转眼你将周岁,值得纪念的日子。

我不得不用陈旧的修辞,表达一个父亲的感受,恍如隔世。

一年前,我还不习惯,一个只有一种声音的生命,抽象的肉体。

是的,我承认,我并未做好准备,以盛大的仪式迎接你的到来。

和所有的父亲一样,你的诞生,曾让我惶惑不安,曾让我手足无措。

我无法接受,你没有预约的到来,你曾经是我的陌生的不速之客。

家庭统一的旗帜,你的尿布,在阳台上迎风飘展。

母亲的骄傲,亲你的小屁股和小脚丫,我无法做到。

是的,孩子,我承认,我无法尽快适应,你赋予我的角色。

我曾经逃避,在酒杯里寻找昔日的洒脱,以及无法挽留的青春。

但我两手空空,只有你,睁着无辜的眼睛,躺在我笨拙的胳膊里。

我渐渐学会了洗尿布,学会了冲奶,学会了掖被子,

学会了在你拉屎的时候,把最后一口米饭送进嘴里。

抱着你走向街头,骄傲地像只护犊儿的老牛,微笑着看你,

被朋友高兴地搂在怀中。享受你干净的笑,享受你黑白分明的眼睛,

享受你可笑的大马爬,享受你发言模糊的“爸爸妈妈”,

甚至是你任性的哭声,和你撒在衣服上骚味浓烈的尿渍。

听你渐渐变化的声音,看你渐渐变化的面容,已经成为

每天不可或缺功课,你已成为,我安全回家的重要理由

但我依然觉得愧疚,因为,除了牵挂,我不能给你更多。

我不能给你车子,不能给你票子,不能给你可以炫耀的飞黄腾达,

除了做人的道理,除了同情心;物质的东西,我无法一一满足你。

我渐渐读懂了,你祖父、祖母的眼神,那种让人心碎的愧疚,

或许就是,生命中最沉重的爱,灵魂中最持久的惦念。

不可思议的变化,我无法清晰地记得,正如你渐渐长大的样子。

09、11、18夜儿子一周岁前夜

后记:2008年11月19日20时25分,儿子诞生,时间飞逝,转眼一年,一年中,初为人父,喜忧参半,儿子周岁,写字纪念。

转:想念辛泊平

旧时同学的文章:http://sally–sun.spaces.live.com/blog/cns!8BC4487BCEA39C7!189.trak

今天看见小木偶说我的文字写的好,心里小小的得意了一下.于是想起这个人来,倘他知道我心里的得意,必定是摇摇头,笑笑罢了.
  先生是我的授业恩师,没有他,我怎样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拥有一件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从第一眼见他,似乎印象里就总是那么一付文文弱弱的样子.小小的国字脸,带着方框眼镜,隐隐有些小胡子青涩的冒出来.那是多久前的事了,想来那时刚毕业的他也曾有着壮志未酬的惆怅吧.就向现在的我,那么多的不如意,眼底才会流露出无奈的淡然,却被年幼的我理解为忧郁的悲伤.
  先生的文笔极好,我至今仍然记得他写的<河西走廊上的瓷片>和<怀念狼>曾经迷倒学校多少文学小青年.他总是让我们朗诵,但却又总不能合他的心意,不知为什么,那些词句到了我们嘴里,总是没有他读的那样有神有韵.有他的时候学业都是欢乐的.我和先生都喜欢红楼梦,讲到林黛玉进贾府时,生生的拖了许多课时,平白讲许多红楼诗词,我内心窃喜好久.
  先生抽烟抽的极凶.那时我总是写厚厚的随笔给他看,他只批注甚少,或言写作是件乐事,甘苦自知.每次给他送文章,总是见他屋里堆厚厚一墙的书,满屋烟气,很呛,但是有一种歇斯底里的痛快.我也曾劝他戒,但是现在,我忽然明白他,有时许多感觉并不是都能够分享或者发泄,再坚强又能够怎么样,那不是堕落,是一种彻底的放肆的自由.
  我敬先生之德如师,惜先生之才如友.他在我心中,已经被神话,他清高,我便总是害怕自己落了俗套.我不知道他对于我究竟曾经有过什么样的期望,但是我知道,我并没有达到.
  离开他那么久,我始终没有勇气回去看他,其实还是害怕看见自己过去的理想.梦总是容易在现实里跌的粉碎,我到底还是落了俗套,扎挣着仰人鼻息,不过图个温饱.
  我的先生,他当年的苦我竟今天才能够体会,他荐我读书鼓励我前行,他便是不能够做到的期望也总盼我实现.
  当年学校总是有几株合欢,开时云烟雾罩,雨后落英满径.就像年少时候朦朦胧胧的愁绪感怀,随着日子的推移,或遗失不见或弃置一旁,再难追寻.
  我却总是想念和先生一起的日子,想念那一段多愁善感的美丽光阴.
  一去不返.
  

转:辛泊平的《一个人的80年代》

一个人的80年代
辛泊平

1

那时,不懂得改革的意义

只记得夏收季节

也跟着去了六月的麦田

在大人的后面拾麦穗

头顶是毒辣辣的太阳

中午在地头吃饭

那时,我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会笑

麦芒扎人 我看到姐姐们胳膊被划破

脸晒得又黑又难看

我想回家 却不被允许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噙着泪花

漫不经心地把麦穗丢进篮子

消极怠工

远远地望

和我一样不得不在大人后面

拾麦穗的孩子们

2

后来我终于明白

那块地不再是生产队

那块地属于自己家

我们依然会去地里打猪草

仲春时节

我和小伙伴在黄昏走向麦田

拔灯笼草

捉瓢虫

我们小心翼翼

不敢踩倒抽穗的麦子

我们像守卫疆土的战士一样

守在自家的田地

提防那些莽撞的脚步

以及善于突击的牲口

3

原来的生产队不在了

牲口已经走进各家院子

但生产队的牲口圈还在

很长一段时间

那里无人问津

荒草疯长

于是,就有了蛐蛐和蘑菇

有了一座连着一座的麦秸垛

我们在上面占山为王

把邻家的女孩当压寨夫人

以玉米秸为武器

练习厮杀

已经有些大人离开家乡

已经有一些孩子开始疯狂

4

记忆中,30多年

我和父亲的对话不超过1000句

一个父亲的沉默

曾经是一个孩子的灭顶之灾

酗酒的父亲

曾经领受过我太多的诅咒

两个寂寞的眼神

我已经无法改变

但以我阅读的名义感谢我的父亲

在那个没有电视的年代

父亲给我买来的小人书

让我成为儿童的博尔赫斯

我坐在小人书堆里

犹如博尔赫斯坐在他的图书馆

向我的同龄人

炫耀另一个世界的风光

和把守宝藏大门的荣耀

甚至,我还学着商人的样子

以一本书一张白纸的代价

租赁出去

美好的回忆

有那么一段时间

我弄来了班上所有孩子

用来演算的草纸

5

多年以后

我依然无法忘记收音机

把一个类似木匣子样的东西

摆在堂屋的八仙桌

那曾是父亲的骄傲

然后,我听到了岳飞

听到了杨家将

听到了今天的出租车司机消磨寂寞的

三国演义和水浒

听到了忠奸对决

听到了英雄末路

每天中午

邻居的孩子们都聚到我家

睁大眼睛 伸长耳朵

把收音机里每一个音符

都吞进肚子里

然后恋恋不舍地回家

吃消化不良的饭菜

那时,我们曾经讨论岳飞和杨六郎的武功

曾经因为关羽和秦琼的本领

去向一个疯子讨教

然后,带着切身的恐惧和惆怅

落荒而逃

6

那是个让人眼花缭乱的时代

喇叭裤 长头发

双卡录音机

鬼哭狼嚎般的嗓音

(老人们经常这样形容)

可以吸引一个县城的眼球

男人们都穿上了西装

可以不穿皮鞋 不打领带

可以再西装里面穿棉袄

混乱中的期待

和油星一样的富庶

只有老人们还穿中山装

守着老式的腔调

以及昔日的法则

7

看《霍元甲》

看《陈真》

看《上海滩》

看《万水千山总是情》

我们从黑白电视里看不一样的世界

看《少林寺》

看《武当》

看《武林志》

看《自古英雄出少年》

我们从县城的电影院里触摸到

躁动的青春

8

还记得从镇上中学的课堂上听到

语文老师用磁性的声音吟咏

那些分行的文字

恍如隔梦

还记得第一次主动抄书

是《古文观止》

是《刺客列传》和《垓下突围》

是《徐志摩的诗》

是《雨巷》和《凤凰涅槃》

是《神女峰》和《回答》

是短短的《一代人》

第一次主动捧起大部头

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

是他的《罪与罚》

是《简爱》和《复活》

是《呼啸山庄》和《九三年》

那些歌不眠的夜晚

让课本上的抒情溃不成军

现在,那些抄写本已经不在

它们和我的青春一样

渐行渐远

9

那时最流行的话是广东话

做生意的咬着舌头说

街头愣头青咬着舌头唱

人们不再说北京上海

最时髦的城市成为深圳

人们开始看着春晚过年

人们开始戴着电子表上班

人们开始知道下海的诱惑

人们开始知道单位的危险

有些人下岗了

惶惶不可终日

有些人有钱了

来路不明

有些人腐败了

高官开始落马

老百姓的眼皮活络了

也懂得了见风使舵

知识分子继续谈论思想

不再唯马克思马首是瞻

是萨特是福柯是是弗洛伊德

自由冲突

大同世界

年轻的学子们

开始向耶稣致敬

10

一个时代

以极端的方式结束

一个桃花的葬礼

一首青春的挽歌

另一个时代的大幕

缓缓拉开

网民节

9月14日为中国网民节,因为:

1987年9月14日,北京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发出了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这段文字在现在看来别有一番风味。

原文请见:http://www.kenengba.com/post/1998.html

Danset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