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道今年桃色好,未想槐香倍袭人

团结湖的槐花也开了
槐花1

槐花2

ie6不支持min-height的问题

在IE6下这样就可以了:

height:auto!important;
min-height:x px;
height: x px;

以前没用过min-height这个属性,现在感觉这个还挺好用的。这个解决办法是根据IE6的特性模拟出来的。

笑话

一名初级软件工程师、一名高级软件工程师及其项目经理在赴会的路上。当他们走过一个公园的时,遇到了一盏神灯。他们搓了搓神灯,然后一个魔鬼出现了。

魔鬼说:“通常情况下,每个人可以许三个愿望,不过既然你们是三个人,我只允许你们每人许一个愿望”。

性急的初级程序员大叫起来,我许第一个愿望,我要到巴哈马去,坐在一艘快艇上,抛开一切烦恼忧愁。

“噗——”的一声,他消失了。

现在高级程序员也坐不住了,大喊道:“我要到佛罗里达去,要有美女相伴,还要有一堆的美酒美食”

“噗——”的一声,他也消失了。

———–准备表情的分割线—————-

项目经理镇定自若地说:“我要那两个白痴下午1点半给我回到办公室来。”

重看包青天

何家劲
最近重看旧版的《包青天》,少年时代啊,对何家劲追星追得如痴如幻,天昏地暗的。
与当年看这部剧,有这么几点本质的不同:
1、不会担心被老爸训斥
2、不必偷偷摸摸的看
3、看完后还可以在老爸面前侃侃而谈并大胆的饰演下展大侠。

突然想到了李元芳将军~哈哈~如果年轻10年看《神探狄仁杰》不知道,是会追何家劲还是张子建啊~
李元芳

开源相册和IP定位服务

开源的网络相册:
http://piwigo.org/

免费的IP定位服务 – 提供了API或数据库
http://iplocationtools.com/

最牛愤青教授

浙江大学郑强教授的激情演讲最牛愤青教授11条语录浙大女生回骂最牛愤青教授
看完了。
不知道这位 最牛愤青教授 对于 “教授不靠学术出名,而是靠八卦骂战这事出名” 这件事怎么看。

下葬

入土为安。
这件事情,也算是安心了。
上午一直断断续续的下小雨。
身在异乡为异客,不知以后自己会被谁葬在哪里?
突然很想念家乡,那个小小的城。

页面元素垂直居中的CSS和JS

CSS 这样写:
body {
margin: 0;
padding: 0;
font: 12px/1.5 verdana,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text-align: center; /* Takes care of horizontal alignment in Internet Explorer */
background-image: url(grid.gif);
}
#content {
position: relative; /* Needed for Safari */
margin: auto; /* Takes care of horizontal alignment in standards compliant browsers */
text-align: left;
width: 200px;
height: 200px;
background-color: #fc0;
}
h1, p {
margin: 0;
padding: 1em;
}
h1 {
font-size: 12px;
line-height: 1.5em;
}

Js 这样写:

function getWindowHeight() {
var windowHeight = 0;
if (typeof(window.innerHeight) == ‘number’) {
windowHeight = window.innerHeight;
}
else {
if (document.documentElement && document.documentElement.clientHeight) {
windowHeight = document.documentElement.clientHeight;
}
else {
if (document.body && document.body.clientHeight) {
windowHeight = document.body.clientHeight;
}
}
}
return windowHeight;
}
function setContent() {
if (document.getElementById) {
var windowHeight = getWindowHeight();
if (windowHeight > 0) {
var contentElement = document.getElementById(‘content’);
var contentHeight = contentElement.offsetHeight;
if (windowHeight – contentHeight > 0) {
contentElement.style.position = ‘relative’;
contentElement.style.top = ((windowHeight / 2) – (contentHeight / 2)) + ‘px’;
}
else {
contentElement.style.position = ‘static’;
}
}
}
}
window.onload = function() {
setContent();
}
window.onresize = function() {
setContent();
}
HTML这样写:

<body>
<div id=”content”>
<h1>Content</h1>
<p>This content should be centered in your browser window.
CSS is used for horizontal alignment,
while scripting is used for vertical alignment.</p>
</div>
</body>

Demo

高速行车,多加注意

再次提醒我,高速路行车,不要跟大客、大货。

京沈高速(辛泊平)

一路上,我时而打盹,时而看外面向后飞逝的树木,
暮春的绿色,让旅途的时间变得慵懒。
想起那首叫青春的老歌,扑朔迷离。
看到公路上一只皮鞋,一个打发倦怠的惊险故事,
我似乎看到结局,但没有经历开始。
然后,便是再次的无聊,高速公路上习惯状态。
但突然,看见前面的高客 掀起一不明物,
迅速向我们飞来,几米远的距离,而我们还在飞驰。
瞬间的事情,面前的挡风玻璃碎裂,玻璃屑飞溅。
所幸不明物被雨刷挡了一下,它并未穿窗而过。
事后,我们做了若干假设,但有一条口径统一——
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出事时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我不置可否,
只能笑,不能哭。命中注定,生命的脆弱,
我再一次切身体验。仅此而已!

BTW:
这一组诗的标签里有一个“秘史”,感觉不应该是作者本人加的,可能是新浪博客自己匹配的吧,有点意思~

原来Twitter被删是这么回事

链接在这里:http://www.cnbeta.com/articles/81828.htm

文章节录:最近twitter受到蠕虫的侵扰, 尽管并非恶性, 但不久有使用者贴出消息反映自己最近几天的所有tweet消息均被删除. 以下还提供了截图作为证据. 据悉这并不是个别现象. 尚未听到twitter对此事的官方回应.

唉,正好赶上TwitterBar升级后,这东西极其不好用。我还以为是因为它出错搞得呢。看来是冤枉它了。不过,话说回来了,TwitterBar升级后,实在是垃圾死了。原来它的特色就在于 在Firefox地址栏里输入一行字然后点击“发送”就可以发送到Twitter 这个简单的操作流程。现在不知改了什么,重启N次Firefox它都登录不上Twitter,好不容易登录上了,发送一次还弹出提示问这问那的。实在是烦不胜烦,终于换掉它,用了Twitbin。可是,可是,Twitbin是个侧栏,如果只用作发Twitter还是复杂了些。最后。。。恩。。。直接上Twitter发居然成了最便利的方式。 — 这叫啥子事情哦~

Danset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