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icon collection

‘new’ icon collection!


重整分类

总觉得“绿萝花房”的分类别扭,重整了下,现在利索多了。
把原来的存档日志页面也折腾了下,原来这个模板的存档日志页面用的是RSS内容,我晕,改成日志内容了。现在看起来好多了。
可是,还有不满意的地方,要不,哪天有时间了重新装修装修? — 唉,人生就是折腾啊。
累~先睡觉~

以前的学车日记

学车时候的学车日记,今天翻了出来,在这里:http://xinirene.blogspot.com/search/label/%E5%AD%A6%E8%BD%A6%E6%97%A5%E8%AE%B0

想起来Amy和我说过的:学车比开车好玩儿。
恩,是,学车比开车好玩。
但是。。。Shaka还觉得:坐车比开车,学车都好玩。哈哈~

BTW:
今天有关于车的开心事:我的CD在像丰田厂家投诉后的第二周,成功换掉了。唉,看来在4S店的心里,厂家才是真正的上帝。再有,就是有时间我要去试驾下09款凯美瑞,据说有雷克萨斯的自动泊车系统哦~

关于物业催款的用户体验改善

刚接到物业的电话:

物业:喂,您好,是×××家么,我是物业的

Shaka:是,您有什么事?

物业:我想问您下,您春节期间在家么?

Shaka:还没定。

物业:(态度口气均温柔的说)是这样的,物业提醒您,如果您春节期间不在家,请关好水电煤气,注意安全。

Shaka:好的,好的,没有问题,谢谢您。

物业:还有,就是,您看现在都09年了,您08的物业费还没交齐(注意:物业一改往日的傲慢,这里不是说“没交”而是说“交齐”,至少口气上让人感觉很舒服),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的话,过来交一下,怎么样(注意,这里用了“什么时候有时间”,“怎么样”,口气上也让人感觉不错)

Shaka:好的,好的。

物业:您看,这过年了,物业也得用钱呀,这供暖都供到这会儿了,也得买点天然气什么的呀。(注意:心理学上的“示弱”原理的典型运用,引起业主的同情心,并且婉转的提到了供暖,意思是,那么供暖费也应该交的了。)

Shaka:哦,了解,好的。

物业:那行,您有空就过来交下,好吧。(注意:还是商量的口气,并且没有强硬的提“物业费”,其实他的意思很明白,但是给人的感觉比较好)

Shaka:好的,好的。

物业:那好,再见。(有礼貌的挂了电话)

Shaka说:这次物业一改以往的蛮横,采用了比较人性化的催款方式,让业主心理上也舒服了很多。整件事情,催款是要题,但是先关心再催款,而且加上一定程度的“示弱”,让业主很难挑出物业的毛病。其实业主拖着不交物业费,就是因为他们那个态度,实在是蛮横,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偏要置这口气,拖到最后一天。 如果物业能先摆出写姿态,业主也何须如此?服务性行业改善用户体验是最简单的,只需要多说那么几句话,多摆一些姿态。一味的耍横耍硬,只能扩大矛盾,稍稍的换位体验一下业主的心情,也稍稍的引导业主来换位思考下物业的心情,其实问题很容易解决。– 并不难,关键是看“想不想改善”。

开心网的一个真心话题

刚在开心(kaixin001.com)上看到一个真心话题,是这样的:
真心话题

估计这题是从某左行国家社区里抄来的,都没审核,就上来了。

所以,Shaka常说的一句话,做网站,还是需要严谨滴,不能乱抄。看看,挺温馨的一个话题,迷惑了吧,无奈了吧,没情调了吧,不专业了吧,用户体验差了吧,被鄙视了吧……

如果修正下:

你在开车,副驾驶是你的情侣,你会腾出手拉着她吗?

Shaka说:

保证TA安全的前提下,我会。

又被追尾了

又被追尾了, 阜成门桥东北角, 正在堵车的时候, 我和其他车都停着, 只有他在运动, 结果我就成了他运动的受害者… 咣的一声, 我的后杠变形了,碎裂了…刚把车挪到边上, 警察叔叔就来了…
幸亏警察叔叔来了, 因为他居然没带保单…哼, 然后警察叔叔替他核实保单, 就听,
警察叔叔和对讲机的另一端说: “LZ****”.
对讲机里说: L还是M.
警察叔叔说: L.
对讲机说:啥? M?
警察叔叔说: L!
对讲机里:(无声)
过了一会儿…
对讲机里:L还是M?
警察叔叔急了: L, L, 不是M
对讲机: M?
警察叔叔: 勒, 勒, 听明白了么?
我快笑翻了….
最后, 终于在警察叔叔的帮助下填完单子, 然后就各自走了. 那个LZ说和我电话联系, 唉, 等消息吧…稍后更新.

——————————————————————————-

已经办完手续,车留在4S店换保险杠了。流程是这样子的:
1. 我和LZ××××去他的保险定损处, 拍照。 具体的是,把两个车按事故状态摆放拍一张, 每个车的伤痕处拍若干,责任方和责任车合影一张。
2. 他的保险公司不愿意换杠,我坚持换杠(因为保险杠已经碎裂了),而且我要求必须在我买车的4S店修车。 因此保险公司同意我们先去4S店看伤,包括是否有必要换杠和是否伤到杠内的部件。
3. 我和LZ××××去4S店看伤,结果是需要换杠,未伤到杠内部件。
4. 把LZ××××保险公司的人叫来,定损,换保险杠。
5. LZ××××交钱拿发票和我的破损的保险杠, 走人。
6. 我拿提车单,后天提车。回家。

BTW:
今天比较郁闷,定损的途中,在人民医院右转上西二环附路被警察叔叔抓个正着,说不许走这条路,罚款100. 刚在群里讨论了一下,他们提供了一个标准走法,在这里:http://www.bjjtgl.gov.cn/gallopbridge/xizhimen.swf。 Picksth的镜像在这里:http://www.picksth.com/files/xizhimen.swf

蛋挞和饮鹿池桥

这两个本来没关系, 但是都发生在昨天, 所以一起写了.

首先是蛋挞. 昨天中午去比格, 可能是去的比较早吧, 发现有一大盘子蛋挞, 兴奋之余, 扫进我的盘子里4个, 然后左右环顾下, 貌似没有人看我, 加上三大件在旁边怂恿, 于是, 将剩余蛋挞也全部扫进盘子. 搬到阜成门2年来, 经常吃比格, 只抢到过2个蛋挞, 这次一下收获这么多, 颇有惊喜. 然后, 吃…吃完了, 去取食物, 发现又有蛋挞…于是, 全部扫进我的盘子, 这个时候, 我后边突然出来个服务员, 高声喊着”上蛋挞”. 我瞅了他一样, 我估计我上一次把蛋挞全部拿走, 他就看见了, 因为那个时间比格里的人实在是少. 然后, 回来继续吃. 吃完了, 去取食物, 我发誓这次我是想取别的东西, 然后, 我居然发现, 还是有蛋挞… 蛋挞旁边站着那个服务员, 我看了他一眼, 于是, 又把蛋挞全部拿走….可真的是吃蛋挞吃到饱, 过足了蛋挞的瘾, 不过, 现在提到蛋挞, 就有种很腻的感觉, 估计半年内我都不会想吃蛋挞了.

然后是饮鹿池桥. 经常听FM103.9, 所以知道饮鹿池桥西向东方向经常有事故. 以前也晚上走过, 不过昨天晚上走了后, 总算明白为啥经常有事故了.
交代下背景, 昨天晚上吃完饭后, 9点多, 有点晚了, 所以就送Silence回大兴. 送他回去的时候挺顺利的, 我从大兴回通州的路, 虽然已经走过很多次了, 也不乏在晚上走的, 但是昨天这一路, 显得多少有点”诡异”. 先是从他家出来, 我就拐上兴华大街. 我以前回去, 是走石化学院西边的那条南北向的路( 这条路应该是在石化学院的位置上与兴华大街平行, 且间隔一个block), 走到头, 然后左转再右转可以上五环. 昨天我也打算这么走, 因此, 在兴华大街某个路口左转, 直行一段, 遇到红绿灯后右转. 按理说, 应该是上到我想走的路上了, 但是我走着走着就觉得不对. 这条路异常的僻静. 我想可能是因为晚上人少的缘故吧, 于是, 过了几个红绿灯, 还一直往前走. 但是我觉得越走越不对. 第一是那条路上不仅没人, 灯也很少, 而我印象中的路虽然不说是灯火通明,但是至少是不用打远光的. 第二是开始起雾, 即使有远光, 我也觉得看不太清楚. 第三, 我遇到红灯停住的时候, 发现红绿灯往前的路上全是雾 , 我的灯打过去, 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而我左右的东西向的路上, 似乎没有那么大的雾. 雾里的房子都是黑的, 仅仅有几个亮斑, 那些房子应该是一个小区才对, 我下意识的看了下车里的表, 9点40, 我觉得这个时间应该不会都睡觉熄灯了吧. 所以, 我决定不再往前走, 而是左转, 走东西向的路. 走上东西向的路后, 明显感觉好了一点, 然后再次右转上南北向的路的时候, 发现终于上到了我想走的那条路. 除了这条路上车辆不少, 最明显的感觉是, 这条路上几乎没有雾. 或许是这条路上路灯多, 把雾打散了吧.

终于上到五环, 一切顺利, 刚才很紧张的心情也释放了下. 然后打开CD. 不远处, 进入五环那段无路灯路段, 于是打开远光. 之前走过许多次, 所以并不担心. 进入这段路后, 发现五环的车很少, 尤其是大车, 几乎没有. 以往这段路大车很多的. 不过远光打过去, 感觉能见度还不错. 再走, 就明显感觉起雾了. 而且越走雾越大. 然后就形成了那种带状的雾. 我觉得可能和这段路的地理位置有关系, 我又一次早上天刚亮走这里的时候也看到了这种带状的雾, 车开过去, 感觉就像一个白丝带飞向了车的挡风玻璃, 然后溶解掉. 那个时候感觉这种景色很美, 但是在漆黑的夜里, 这种景象感觉非常的诡异. 同时, 我明显感觉远光打出的能见度降低了很多, 我几乎看不到前边的路, 只是黑的, 隔离带的反光似乎也差了很多. 只好努力集中精力, 才感觉稍好了一些. 这个时候注意到, CD里阿哲在唱<爱不留>, 在这种状况下, 听起来特别的哀怨, 徒增了不少的诡异. 于是赶快切换, 好在下一首是李宗盛的<凡人歌>, 多少增加了阳刚之气, 把音量调大, 一心就像赶快把这段路跑过去.
然后就进入了饮鹿池桥区. 前方, 有路灯路路面的路灯, 随着路的弧度, 隐约的可以透出来一点两点, 心里也更急切了些. 但是, 感觉雾又大了, 而且那种带状的雾, 上下几层的扑过来, 路面的弯度似乎也加大了, 能见度又非常低了. 我觉得车子非常的飘, 几乎很难控制, 下意识的看了下时速表, 指针显示145. 天! 估计是太紧张了, 所以不由自主的加了油门.后视镜里看不到有其他车辆, 赶快收油, 轻点了几下刹车减速, 将速度控制在80, 这时, 感觉CD里的<凡人歌>已经唱过了, 咿咿呀呀的唱的似乎是<我是明星>, 前方已经可以看到更多的透露过来的路灯了, 保险起见,还是切回<凡人歌>. 然后灯光更足了写, 那些带状的雾彻底不见了, 过了饮鹿池桥, 终于驶出了无路灯路段. 已经是一身的冷汗了.
总结一下, 第一, 2段路觉得很紧张, 都是因为有雾. 而五环那段路, 平时走也是雾气蒙蒙的, 估计是地理原因, 又恰好没有路灯, 所以增加了诡异的感觉. 第二, 如果我感的, 在饮鹿池桥附近, 司机会因为已经走了一段无路灯路灯而非常紧张和疲劳, 在看到透出的几许路灯之后, 心里上回更加想要快些冲出这段路, 因此会不由自主的加油, 加上桥附近雾气更大和弯路的作用, 事故多发也是肯定的了. 第三, 夜间行车, 还是多些阳气的好. 我决定刻一张这样的CD了. 第四, 镇定, 控制车速是正理!

元旦归来

G说,这是小长假, 可是怎么也感觉不出长来, 比平时的周末多休一天而已. 而这一天也是一晃就过去了, 都干啥了? 嘿嘿, 不知道.
不过还是觉得比以往的元旦有趣多了, 好像从毕业之后, 就这个元旦没发烧也没闹肚子, 3天全奔忙在外边.
收获一根项链, 一个坠儿. 其实是小区里的长辈说今年有啥啥说法, 总之是要带个金的饰品辟邪. 不过, 也是我和那个坠儿有点缘分吧, 据说那样是是我到店前刚上的, 而且北京只有这一个.
品尝了下一直向往的”幸福三千里”, 结果似乎是期望值高了点, 味道感觉一般, 服务员不够机灵, 居然连苏子叶都没有. 不如汉拿山, 只能是个一般去吃的地方. 上学的时候听HH说**三千里和汉拿山其实是一家, 不过一直觉得不对, 无论是味道还是风格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且**三千里的差异也非常巨大. 这么一说, 倒是觉得幸福三千里是**三千里里比较不错的了.
还是强烈推荐燕郊的福成肥牛, 带了亲戚去吃, 也都说不错.
把西直门以南地区绕了一遍,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每天西二环堵得水泄不通, 而三里河东路和三里河路则畅快异常. 因为–几乎东西方向的路可以左转进入三里河东路和三里河路. (三里河东路还好一点, 在车公庄大街可以左转进入, 而三里河路只有到月坛北街才可以.) 所以, 这个地区, 由南向北, 只能选择西二环. 唉, 凑合着走吧, 挤在一起听103.9~

Danset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