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09

2009年非正式总结

我觉得这一年我过得比较混乱。但是由于混乱,令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很多人都说甲子年不好,也许吧。有几件事请,我觉得还是值得回忆的:(不分先后顺序)
1、我离开了Orbit Downloader。
2、我找到了一件我非常喜欢的事情(工作),“我一闭上眼,看到的是昆仑的明天”,并且,我为这个明天而努力着。因此,我现在没时间QQ,MSN,没时间上人人,没时间回复邮件,偶尔博一下,或偶尔Twitter下,如果谁找不到我,不妨试试在Facebook上用Farmville给我送个礼物(最好是starfruit tree或者是其他的什么tree),可能这样是找到我的最快办法。
3、母亲大人入土为安。
4、楠楠找到了我,我找到了楠楠。我和她都非常的开心。
5、我习惯并喜欢上了用手机看电子书,这个习惯为我节省了很多银子。我09年看的小说的数量比我04年到08年的总和都多,也间接导致我看的“有用的书”是04年以来最少的一年。
6、我重看了金庸全集 – 该了断的了断,该重生的重生。
7、我对Google更加的依赖了。
8、做了一件混乱且疯狂的事,我不后悔,有付出,没收获,有受伤,没生气,不纠结,不纠缠,不继续。

2009年9月10日山海关

没想到,好好的一个热闹非常的古城,竟变成了“发展旅游” 的 “烂尾城”。

昔日的豁口已经补上了:
山海关-新豁口

对着豁口的那户人家:
山海关-豁口的人家

昔日的区政府大楼:
山海关-昔日的区政府大楼

如今城外的区政府大楼:
山海关-漂亮的区政府大楼

昔日山海关的胡同是喧嚣的,这个季节,两侧都开着各家栽种的草茉莉和鸡冠花,走街串巷的小贩,扎堆聊天的老人……如今满眼凄凉和疮痍:
山海关-胡同

山海关-胡同2

新修的南门城楼:
山海关-新修的南门城楼

孤单的南大街,是否可以想象到,它以往是繁华得摩肩擦踵的样子?
山海关-南大街

不知为什么,城里留下了这幢建筑,它原来是医院的职工宿舍,小时候洋洋姐姐住在这里,我们快乐的童年,再看到这里,让我如何不落泪呢?
山海关-医院的职工宿舍

鼓楼,现在叫钟鼓楼 – 这不是本地人的叫法。托旅游的福,有了些人气:
山海关-鼓楼

以前在这个位置可以看到雄伟的天下第一关,如今,被遮挡得什么都看不到了。我也懒的进入那些胡扯的牌坊了:
山海关-胡扯的牌坊

闯关东铜像:
山海关-闯关东铜像

山海关-闯关东铜像2

在山一中附近,可能是还有很多老师住在这里吧,鲜艳的鸡冠花和一个悬空的苦瓜,给这里增添了生气:
山海关-鲜艳的鸡冠花
山海关-悬空的苦瓜

山一中的孩子们放学,依旧是叽叽喳喳浩浩荡荡的一群,过去了,一切又恢复到“非常的安静”:
山海关-山一中的孩子们放学

那个繁华、美丽的城,再也不见了。

—————城内城外的分割线—————————-
眺望船厂码头:
山海关-眺望船厂码头

眺望老龙头和澄海楼:
山海关-眺望老龙头和澄海楼

山海关火车站:
山海关-山海关火车站

—————-转换心情的分割线——————-
秦皇小区门口的一处饭店的招工广告:
秦皇岛-招工广告

20090207-阳阳小吃-大兴

Shaka和Silence之间, 有一条定律: 计划去哪儿, 肯定去不成哪儿. 这条定律从此起名叫SS第一定律.

其实是看了<<饭店老板以生意受影响为由阻止地铁施工>> 这条新闻之后, 很怀念这个饭店给人的进门吓一跳的感觉, 因此要和Silence一起再去体验一次的. 到了大兴, Silence说”那饭店太彪悍了, 连修地铁的都敢打, 那咱俩…” 嘿嘿…然后Silence又说, 知道”阳阳小吃吧, 我带你去那里吧”. 嘿嘿, Shaka表示赞同, 因为Shaka确实没去过阳阳小吃呢. — SS第一定律. 出发前, Silence说了一句这天最找抽的话”其实,我不喜欢吃面食“, ft…

至于说步行, 是Shaka提议的. 好久没有和Silence一起走一走了.
起点, 是枣园东里, 目的地是阳阳小吃, 间距是大约5站地. 所以路边的包子成了Shaka和Silence共同的目标. Silence重复了一遍那句找抽的话 “其实我不喜欢吃面食” , 然后就对着包子一口咬了下去…ft…
包子

包子嘛, 是要吃出境界滴~啥境界呢? 一定要在有风的时候买韭菜鸡蛋馅儿的, 你要想买猪肉大葱的, 都不好意思和老板打招呼~顶着风吃, 一下子至少塞半个包子到嘴里, 对, 不能买小笼包, 就得那种大屉蒸的大包子, 要是有本事, 就一个全塞进去, 反正是要达到撑起口腔的效果. 咽下去, 总是要留个韭菜叶儿在门牙上滴~ 嘿嘿, Silence别说了, Shaka都快吐了…

目的地, 阳阳小吃.
阳阳小吃
说起这地方, 也够倒霉的, 当年开店就遇上非典. 不过这5,6年居然还是很火, 说明其能量还是巨大滴~绝非一般的**小吃可比. 和Silence去的时候正好是饭点儿, 一楼二楼全满, 几乎是抢了个座位, 还很满意, 二楼靠窗, 颇有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的感觉.
菜单不如想象的丰富, 不过居然看到了传说中的”芥末堆儿”, 当然要尝尝了, 只是芥末这东西, 苦了Silence了…我们两个很幸运, 赶上了一个用白菜的头做的芥末堆儿 – 人品好, 没办法;)
芥末堆儿

还有Silence吃芥末堆儿的表情 – 比那年他吃芥末鸭掌时的表情好看多了,嘿嘿
Silence和芥末堆儿

肉皮冻弹性很大, 好像Silence很爱吃这个东西, 和他一起吃饭, 他点过很多次了.
肉皮冻

我必点的泡菜, 不过这里做的很难吃, 几乎是没有入味的.
泡菜

风味锅贴, 比上学的时候在枣园物美吃的味道还是差一些.
风味锅贴

卤煮火烧, 这个是Shaka点的, 颇有纪念意义, 而且最近没有食欲, 看到这个, 很是振奋. 大兴几乎每家超市的小吃部都买这个, 大一的时候Silence带我在帝园的物美吃这个, 我还觉得很不干净, 可是他吃的时候那股香味实在让人难以抵制, 后来又求着他带我去吃,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大概每个月都会溜到学校附近的某个超市去吃一次. 不过毕业后, 就没再吃过, 今天算是解馋了… 这里的分量很足, 这么大一碗, 其实里边只有一个饼, 其他全是肥肠之类的”肉料”. 味道也一点都不腥, 只是有点咸 ( 这里的菜都偏咸~为此, 在回去的路上, Shaka喝了两瓶水orz)…
卤煮火烧

馄饨, 这个是Silence点的, 他说 “其实, 我不喜欢吃面食” 找抽ing….不知道为啥, Silence没有对这碗馄饨做评论, 以前点类似的东西, 比如说馄饨或者拉面, Silence总要对汤进行非常专业的评论的, 我也没有尝, 估计不太好吃吧.
馄饨

肉串, 鸡肉, 羊肉和骨肉相连各二, 味道也比较一般.
肉串

摆个pose,
Silence和肉串

吃的极饱, 决定绕一圈再回去, 路程是阳阳小吃–>帝园–>大兴区医院–>印刷博物馆(临时决定进去的)–>清源西里–>枣园东里. 我和Silence连续不断走完这段路, 几乎用了 2个半小时!

由此引发出Shaka和Silence之间的第二条定律: 出来一次不容易, 就是要把鞋底磨穿. 这定律从此起名叫SS第二定律.

一路上居然还寻找到很多旧时的记忆,
四环超市 – 上学的时候, 这里是我和Silence出来吃拉面时的中转休息站, 在这里买过雪糕无数. 现在牌子换了, 加了很牛的英文名:
四环超市

碗碗香牛肉面 – 照片的角度太差了, 被树挡着了. 没想到, 这里居然还存在, 记得他家的拉面味道是我和Silence吃过的众多拉面中比较差的, 但是价格也是非常便宜的.
碗碗香牛肉面

美国加州牛肉面大王 – 英文名写的比四环超市还牛: California Beef Noodle King USA
碗碗香牛肉面

看这三辆车, 最大的那个用的是和夏利一模一样的发动机.
三辆车

大兴现在真的是”小吃”的天堂, 孔乙己, 渔公渔婆, 竹荪鹅…这个是清城底商的好伦哥.
好伦哥

印刷学院
印刷学院
顺便去了印刷博物馆 ( 因为免费, 而且Shaka没去过, Silence自豪的当了讲解员, 自豪的介绍了他们的镇馆镇校之宝), 馆内不许拍照, 因此没有拍, 馆外么…实在是不想拍那个谁的题字, 而且逆光严重, 以后补照片把. 印象深刻的, 除了伟大的印刷技术之外 还有印刷博物馆里变态的楼梯, 因为它的参观顺序是由上往下, 所以要先上三楼. 从一楼爬到三楼, 急促地转圈上去, 把Shaka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转下来的楼梯口上有一个牌子”老人与小孩请勿走此楼梯”, Shaka 体验了下, 感觉非老人与小孩最好也请勿走此楼梯, 那简直是在原地转圈嘛, 而且楼梯和狭小又陡, 真是晕死了.
印刷博物馆, 很值得仔细参观下. 可惜它不像那个”古生物与古人类博物馆” 有兼职的大学生在给游客做免费的讲解. 其实, 它离印刷学院那么近, 找几个专业的学生来做这个工作, 也是很容易的事情嘛.

最后一张照片, 留给一个成功的创业者:
创业者
要介绍的是照片上的那辆小卡车( 因为涉及肖像的问题, 因此没有照卡车的主人). 卡车的主人常年在清源西里小区里卖米, 据Silence讲, 米好, 价格便宜. 以前是推车来卖, 现在是开车来卖. 赞一个…

其实应该还有一张照片的, 但是Silence提醒我说, 如果还想要手机的话, 就不要拍. 情景是这样的, 一个城管叔叔在路边收摊儿, 一边教育一个推三轮卖切糕的新疆人, 一边在用铲子铲电线杆上的小广告 – 工作效率极高, 动作也极其协调, 口上手上两不误, 也赞一个…

最后的最后, 路过一家烧饼店, Silence买了2个烧饼, 然后有说了那句找抽的话 “其实我不喜欢吃面食” , 然后又掏出钱来, 说” 再来两个糖火烧~”

完毕, SS第二定律, 我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了.

2010年非正式总结

2010年,大喜和大悲的一年。
1、前三个季度忙死,后一个季度闲死–但我的目标和野心没闲着。
2、感谢陈忾,接触了PMBOK,明白了一个游戏制作人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以及一个中层的责任与义务。
3、由一个非游戏玩家晋升为蝗虫玩家。
4、 (自以为) HTML + CSS 高级,PHP中级,Linux由大白菜变为小白菜,依然坚守Windows XP。
5、09年写到:“我对Google更加的依赖了”,10年比09年更依赖了。
6、看了各大电子书下载站排名TOP10 的穿越小说;开始研究西方奇幻文学。
7、结束封笔,重新开始写诗。
8、换了一部车:凯美瑞(混合动力)。
9、成功将老爸培育成苹果的大粉丝,成功使自己不再是苹果的大粉丝;成功使老爸爱上Facebook,成功使自己不再依赖Facebook。
10、结束了该结束的;开始了该开始的。
感谢所有的人。

无法抗拒where we are

从不让人失望。虽然四个男孩子说这是他们成名以来最好的专辑, 但是Shaka最爱的还是那张《coast to coast》

WestLife Where We Are

《where we are》介绍:
流行乐界最长寿的组合Westlife在一年长假之后,终于回归录音室中,为大家展现他们的全新专辑《Where We Are》。
  2009年的大半时间都躲在欧洲和美国的录音室里的Westlife,一直静悄悄地制作他们有史以来最激动人心的专辑。《Where We Are》收录了流行乐界一线制作人的作品,包括格莱美提名者Ryan Tedder(Leona Lewis、Beyonce的制作人,以下略)、Steve Robson(James Morrison,Take That)、Steve Booker(Duffy)、Louis Biancaniello和Sam Watters(Whitney Houston,Anastacia),Sam Lewis还与成员之一的Mark Feehily合写了其中一首歌曲。
  这支星光璀璨的制作团队帮助小伙子们创作出一种全新而且现代的风格,同时也保持着Westlife经典的激昂和声和感人歌词。收录了《What About Now》这首时下流行曲,这张专辑必定能激发起歌迷和流行音乐爱好者的热情。
  或许最能表达这张专辑的歌曲是由Backstreet Boys成员A.J.Mclean联合创作的《Shadows》。一首具备了Westlife经典唱诗班的赞美诗,加入了现代节奏布鲁斯大师Ryan Tedder开创的新潮军鼓擂鼓旋律。这首歌曲为Westlife的新风格设定了基调,让他们得以革新,站立在未来一个十年的开始。
  《The Difference》一曲踏进了较为摇滚的领域,而《Another World》让Mark Feehily的优美嗓音上升到了福音歌的领域,非常激荡人心。《I’ll See You Again》则是哀悼亲人的逝去,由钢琴、合成器和原声吉他展现出来的萦绕心头的旋律,那是必能引起共鸣的一刻。
  成员之一的Shane Filan说过,我们在这张专辑中尝试加入一点新的风格,和新的制作人合作,自己为专辑写歌。在11年后,我们将此作为Westlife故事的第二乐章。
  《Where We Are》是自07年《Back Home》以来的首张新专辑,《Back Home》是Westlife第七张冠军专辑,在排行榜前10位里逗留了两个月,光在英国就售出了100万张。
  没有其他流行组合能与Westlife卓越成就相提并论。他们11年来一直处于流行乐界的顶点,全球范围内售出了超过4千5百万张唱片。光在英国,他们就拥有9张多白金唱片,惊人的14首冠军单曲(仅次于猫王和披头士)。他们也获得过无数奖项,出现在世界各地众多杂志封面之上。他们是有史以来唯一4次获得“年度最佳单曲(Record of The Year)”的艺人组合,其他顶级奖项包括两项全英音乐大奖(Brits)和一次欧洲MTV大奖。Westlife同时还是演唱会最卖座的艺人组合,他们以这一数字,惊人的23场,在温布利体育场记录中保持着“举行最多演唱会的艺人组合”这一头衔。
  2009第十张录音室专辑《Where We Are》,在11月30日全球发行,这张专辑将包括全新歌曲与旧曲新唱。Westlife表示这张专辑是成军以来最好的一张专辑。专辑将包括快版歌曲,中速情歌当然还会有一些情歌民谣。现在全球歌迷欣喜若狂,期待新专辑如期发售。

深度推荐

Shaka一直喜欢网易的年终策划,今年也是如此:
http://news.163.com/special/0001125G/2009ending.html

传说中的100分

天哪,切除了传说中的100分!!!容易嘛我~~切了多少菜了呀~
这个游戏是人人网上的开心厨房~
开心厨房的刀工100分

冥斗士招式翻译对比-2

忘了从那找的还是谁发给我的了。总体来讲,还是喜欢海南版,好怀念海南美术摄影出版社啊orz…

冥斗士招式翻译对比-1
天败星(てんばいせい)
星名:トロ/ル/Troll/巨人
人名:イワン/Ivan/伊凡
必杀技:
グレーテスト・ザ・ペレストロイカ/Greatest The Perestroika
[b]PF版:最大变革
Greatest The Perestroika……Ivan…喊完这个你该喊 “Greatest my Shampoo”

———————–
天罪星(てんざいせい)
星名:リュカオン/Lycaon/狼
人名:フレギアス/Phlegyas/弗来基亚斯
必杀技:
ハウリング・インフェルノ/Howling Inferno
海南版:地狱啸声
大然版:鬼啸地狱
香港版:震鸣地狱
青文版:狼嚎咆哮地狱
PF版:地狱啸声
保留海南的地狱啸声,虽然偏正关系不对

———————–
天丑星(てんしゅうせい)
星名:デッドリービートル/Deadly Beetl/致命甲虫
人名:スタンド/Stand/史丹德
必杀技:
ビッグ・ウォール/Big Wall/巨大墙壁
スタンド・バイ・ミ/Stand By Me/力量支持

———————–
天魔星(てんませい)
星名:アルラウネ/Alraune/(en:mandrake)/曼陀罗
人名:クィーンQueen昆恩
必杀技:
ブラッドフラウアシザーズ/Blood Flower Scissor
海南版:血花刀剪
大然版:切裂时空飞刃
香港版:血红花切刀
青文版:血花断头台
PF版:血花刀剪
“断头台”……血腥,“时空飞刀”太不之所谓……“红花切刀”太嗲……

———————–
天牢星(てんろうせい)
星名:ミノタウロス/Minotauros/牛头人
人名:ゴードン/Gordon/歌顿
Gordon传统译法为戈登,但歌顿没啥错误而且更“厚实”一些……保留
グランドアクスクラッシャー/Grand Axe Crusher
海南版:巨斧飞舞
大然版:霹雳神斧
香港版:大斧粉碎
青文版:辟地巨斧
PF版:巨斧重击
Crusher,跟前面的一样“-er”可以省去“xx者”的翻译……使招式本身更顺口

———————–
天捷星(てんしょうせい)
バジリスク/Basilisk/蛇怪
シルフィード/Sylphid/希尔菲德
アナイアレーション・フラップ/Annihilation Flap
海南版:魔鸟巨风
大然版:冥界穹风
香港版:隔离襟翼
青文版:冥界穹风
PF版:湮灭穹风
“魔鸟”、“冥界”和“隔离”都无法正确体现Annihilation,枪毙,取本意“湮灭”,flap则保留“穹风”。

————————————
地暗星 (ちあんせい)
星名ディープ/Deep/深者
人名ニオベ/Niobe/尼奥比
必杀技
ディープフレグランスDeep Fragrance
海南版:修罗功
大然版:死亡之吻
香港版:黑暗香氛
青文版:地精香水
PF版:致命香气
Deep这个词儿有死亡,指向死亡(深海,坟墓,深渊等)……所以直接翻译成“致命的”

デッド・パフュームDead Perfume
PF版:死亡香气
Perfume可以等同为Fragrance,翻译成香水有点那啥。

———————————–
地奇星 (ちきせい)
星名:フログ/Frog/青蛙
人名:ゼーロス/Zeros/杰罗斯
必杀技:
ジャンピング・スマッシュJumping Smash
PF版:跳跃碎击

————————————
地妖星(ちようせい)
星名:パピヨン/Papillon/蝴蝶
人名:ミュー/Myu/缪
必杀技:
アグリィイラプション/Ugly Eruption
海南版:看我的厉害!
大然版:绝灭光束
香港版:丑陋大爆发
青文版:绝灭光束、丑陋的爆发
PF版:丑陋喷发
寒一下“看我的厉害”……再佩服一下Brian筒子的整理……直译作丑陋喷发吧
シルキィースレード/Silky Thread
海南版:蚕丝
大然版:星尘银丝
香港版:是丝线!、丝线
青文版:封锁吐丝
PF版:冥蝶缠丝
找不到合适的翻译,索性在前面加上个冥蝶=_=
フェアリースロンギング/Fairy Thronging
海南版:是妖蝶!、冥界之蝶
大然版:魔王蝶兵
香港版:妖精脱壳
青文版:妖精缠身
PF版:冥蝶群集
妖精什么的就算了,魔王xx就更不沾边了

—————————–
地暴星(ちぼうせい)
星名: サイクロプス/Cyclops/独眼巨人
人名:ギガント/Gigant/基甘特
必杀技:
ジャイアント・ホールド/Giant Hold
PF版:巨人擒杀
ビッグ・ナックル/Big Knuckle
PF版:巨人重拳
—————————–

地伏星(ちふくせい)
星名:ワーム/Worm/蚯蚓
必杀技:
ワームズバインド/Worm’s Bind
海南版:虫足带
大然版:魔蚯钢索
香港版:虫绳索阵
青文版:蚯蚓紧缚
PF版:魔蚯紧缚
蚯蚓有些单调,大然的“魔蚯”不错,Bind取青文的“紧缚”。-
ロウル・ブラッドRoar Blood
PF版:噬血咆哮
———————————–

地阴星 (ちいんせい)
星名:デュラハン/Dullachan/无头骑士
人名:キューブ/Cube/丘布
必杀技:
ブラッド・スプレー/Blood Spray
PF版:血液飞溅
デス・メッセンジャー/Death Messenger
PF版:死亡召唤
———————————-
地劣星 (ちれつせい)
星名:エルフ/Elf/精灵
人名:ミルズ/Mills/米尔斯
必杀技:
ナチュラル・テラーNatural Terror
PF版:自然恐怖
アースクェイク・ミキサーEarthquake Mixer
PF版:地震再现
Mixer可以作为the one who mixs, 所以…译为(Mixer使)地震再现
———————————-

地走星(ちそうせい)
星名::ゴーゴン/Gorgon/蛇发女怪
人名:オクス/Ochs/奥克斯
必杀技:
アイオブ・チャージEye of Charge
PF版:惩罚之眼
ロック・ザ・ベイRock the Bay
PF版:震撼海湾

冥斗士招式翻译对比-1

忘了从那找的还是谁发给我的了。总体来讲,还是喜欢海南版,好怀念海南美术摄影出版社啊orz…

冥王(めいおう)

人名:ハーデ/Hades/哈迪斯

必杀技:
グレイテスト・エクリップス/Greatest Eclipse
海南版:九星连珠、永恒的日蚀
大然版:伟大的日蚀、日蚀
香港版:大日蚀
青文版:伟大的日蚀
PF版:永恒的日蚀

关于伟大的日食,虽然这里Greatest是最高级,意为“最”伟大的,但不论伟大,还是最伟大都无法体现日食在原作中的意义。而如果我们把 Greatest理解为用于形容日食本身(时间/程度等),“永恒”无非是“greatest”最确切的表现了。九星连珠过于“形象化”,大日蚀比较单调.
——————-
睡神(眠りを司る神)

人名:ヒュプノス/Hypnos/修普诺斯

必杀技:
エターナルドラウジネス / Eternal Drowsiness
海南版:永恒的安眠、永恒的长眠
大然版:黑色丧魂技
香港版:永久的睡眠
青文版:长眠梦幻波
PF版:永恒的睡眠
“长眠”跟永恒重复,港版的“永久”的不如“永恒”,所以取“永恒的睡眠”,至于“黑色丧魂技”和“黑色丧魂技”,饶了我吧
———————-
死神(死を司る神)
人名:タナトス/Thanatos/达拿都斯
必杀技:
テリブルプロビデン/Terrible Providence
海南版:震怒的天意、可怕的天道
大然版:宇宙狂涛、极光丧风掌
香港版:可怕的天命
青文版:战栗天威
PF版:恐怖的天意
Terrible作为“可怕的”,“恐怖的”比较合适,“战栗”似乎有点说反了
Providence取“天道”or“天意”,这个词本身形容命运多余权威,舍“天威”……组合之后认为“恐怖的天意”更顺一些。
———————–
天猛星(てんもうせい)
星名:ワイバーン/Wyvern(双足翼龙)
人名:ラダマンティス/Rhadamanthus/拉达曼帝斯
必杀技:
グレイテストコーション/Greatest Caution
Greatest Caution最大警戒
海南版:吃我拉达曼迪斯的必杀技!、灰暗警告冲击波
大然版:雷霆万钧
香港版:最大警戒
青文版:最大警戒
PF版:最大警戒
Greatest Caution便是传说中的灰暗警告冲击波-_-..anyway…怎么想也没有沿用的价值,“最大警戒”符合原意且不失气势,雷霆万钧过于“大然”……

———————–
天雄星(てんゆうせい)
星名:ガルーダ/Garuda/天鹫(迦楼罗)
人名:アイアコス/Aeacus/艾亚克斯(别跟我说“爱考士”)
必杀技:
ギャラクティカ・イリュージョン/Galactic Illusion
海南版:宇宙大幻觉
大然版:魔眼幻象、银河幻觉
香港版:银河幻影
青文版:银河幻象
PF中文版:银河幻觉
其实本来的“宇宙大幻觉”还算可以,翻译出来了“Galactic”的“银河的”和“极大的”之意……
一个比较重要的是…这里的“银河的”,Galactic,不同于Saga的ギャラクシアン・エクスプロージョンGalaxian Explosion/银河星爆中的“银河的”……到底为啥?这是一个老车的错误,Galaxian本身并不是一个正确的英文单词……它的来源是经典的 FC游戏《小蜜蜂》,Namco(南梦宫,1979年),而这个游戏的英文名便是Galaxian..而Galaixian Explosion本身写为Galactic Explosion更确切些……
ガルーダフラップ/Garuda Flap/天鹫喷射风
海南版:天鹫喷射风
大然版:金鹰展翅
香港版:神鹫襟翼
青文版:神鹫展翅
PF版:天鹫喷射风
Garuda,梵语,迦楼罗……最终舍去迦楼罗的翻译是感觉不符合整体冥界效果……如果放在天空战记orShaka同学的某徒弟上就合适多了……放在这里则应该保留天鹫,抛开佛教背景,保留金色翅膀大鸟的外形,且具有“魔星”的味道。
至于“喷射风”,形象且不违背原意,故保留。

——————————-
天贵星(てんきせい)
星名:グリフォン/Griffon/狮鹫
人名:ミーノス/Minos/米诺斯
必杀技:
コズミックマリオネーションCosmic Marionettion
海南版:一个宇宙木偶、活像个扯线的木偶、扯线木偶
大然版:星尘傀儡线
香港版:宇宙提线木偶
青文版:宇宙傀儡
PF版:星辰傀儡线
xxx木偶种东西应该作为召唤兽的翻译…这里取大然版的,不过“星辰”跟合适“宇宙幽灵线”作为候补。

天哭星(てんこくせい)
星名:ハーピー/Harpy/鹰身女妖
人名:バレンタイン/Valentine/巴连达因
Valentine作为姓氏可以追溯到Saint Valentine/圣瓦伦丁 保留巴连达因的原因是。。好听
必杀技:
グリード・ザ・ライブ/Greed the Live
海南版:烈火烧身
大然版:贪欲炼魂波
香港版:真实的欲望
青文版:贪欲炼魂波
PF版:生存欲望
感觉直译要好一些..
スウィート・ショコラーテ/Sweet Chocolate
[/b]PF版:甜蜜巧克力[/b]
始终无法理解这个角色……大概是当年车田度过了一个想自杀的情人节……与心肠如Harpy的女朋友在Valentine’s Day分手,哭了一整天,没有Sweet Chocolate..只有Greed the live的信念让自己继续活着并完成《圣斗士》。
恩,我神经病。
———————–
天间星(てんかんせい)
星名:アケローン/Acheron/冥河
人名:カロン/Charon/卡隆
必杀技:
ローリングオール/Rolling Oar
海南版:旋转铁桨
大然版:旋转飞桨
香港版:旋转划桨
青文版:船桨回旋击
PF版:旋转飞桨
飞桨比铁桨和画桨好点…“船桨回旋击”是不错的翻译,但感觉有些怪=_=。。。

エディング・カレント・クラッシャー/Eddying Current Crusher
海南版:电光火石粉身碎骨
大然版:暴风碎石拳
香港版:埃丁风潮粉碎拳
青文版:漩涡猛击
PF版:涡流重击
“电光火石粉身碎骨”……太壮烈=_=///Eddy Current 有涡流之意,Crusher则有打击之意..不如直翻“涡流重击”

———————–

天英星(てんえいせい)
星名:バルロン/Balron/黑恶魔
人名:ルネ/Rune/路尼
必杀技:
ファイヤーウィップFire Whip
海南版:火龙绞绳
大然版:闪光星殛鞭
香港版:火焰绞绳
青文版:火焰鞭苔
PF版:火龙绞绳
リーインカーネーション/Reincarnation
海南版:石竹阵
大然版:灵犀问心镜
香港版:再现石竹
青文版:轮回转世
PF版:再现石竹
Reincarnation是个棘手的翻译,直译轮回转世不妥,不符合圣中“实际情况”……关于“石竹”来源,要从“石竹道文化”研究起……“春祈石竹梦,冬求九鲤签”……感兴趣的google关键词“石竹,文化”……有时简单贴研究

———————–

天獣星(てんじゅうせい)
星名:スフィンクス/Sphinx/狮身女妖
人名:ファラオ/Pharaoh/法拉奥
必杀技:
バランスオブカース/Balance of Curse
海南版:均衡咒语、均势诅咒
大然版:平衡的死亡乐章
香港版:均衡的咒术、均衡的呪术
青文版:诅咒的平衡
PF版:均势诅咒
海南的“均势”准确简单有力……保留
キッス・イン・ザ・ダークネス/Kiss in the Darkness
PF版:黑暗之吻

———————–
天角星(てんかくせい)
星名: ゴーレム/Golem/魔像
人名:ロック/Rock/洛克
必杀技:
ローリングボンバーストーン/Rolling Bomber Stone
海南版:滚石辐射冲击
大然版:滚石巨浪轰炸
香港版:旋转炮弹石
青文版:滚动轰炸巨岩
PF版:滚石爆裂
滚石辐射冲击……有点不知所谓,辐射光从爆炸很难yy出,不喜欢“轰炸”这个译法,所以选择“滚石爆裂”,另外“旋转爆岩”是一个保留想法 。

冥斗士招式翻译对比-2

臼井仪人

早上看到新闻,臼井仪人遇难。一路走好。
不知小新是否有人来替代臼井帮他完成成人礼。感谢新爸为整个动漫产业的贡献,虽然Shaka 不喜欢小新。

BTW:
文中说“这部作品不仅成为他个人的代表作,甚至成为日本漫画作品的扛鼎之作“,前半句认可,后半句感觉过头儿了些。

Dansette